欧皇家的非少年

【Evanstan】撞衫真的很烦恼(一发完)

好可爱好可爱的脑洞

敷怒怒呼噜噜:

[ 要修成圆圆的,比较可爱 。 ]
说出这么可爱的话我简直啊啊啊啊啊啊!!!
疯狂为局长打尻!!这幅图简直画得太值得了!!!


F局长:



灵感来源是 @敷怒怒呼噜噜 的粉熊灰狼系列图,可爱到心肝都碎了,




以及老生常谈的撞衫梗








撞衫真的很烦恼




一.




他准备出街去友人新开的酒吧捧场,于是随手撕开助理带回的新衣包装,换了装站在镜前审视。




简单的灰色条纹T恤,很衬气色,他又在下面配了卡其色的工装裤和白色运动鞋,真不错。




Sebastian一直是会顾及外貌体面的男人,更何况,他是男演员和公众人物,着装也可称作职业操守。




 




临了出门,突然想起什么,于是捧起手机先是推特、然后又要到FACEBOOK、最后在INS上扫荡一圈。助理推门进入,目光及到他正在翻阅的网页,忍不住眼皮上翻。




“你又要用我的社交账号做什么?”




Sebastian不做声,拇指快速地在屏幕上滑动。




“放心好了,这次都搜过,绝对没有同款。”




“真的?”




“当然真的咯,况且他不喜欢穿条纹装,所以大可安心。”




 




过完整个周末,Chris Evans穿着同款条纹衫出街的照片已满屏满目了。说是同款,也算有点细微差别,Sebastian的那件没有卷边,Chris的这件似乎条纹更窄些。




Sebastian对着用这些安慰他的男助理,脸鼓的像一只被捏到的河豚,“你说了不会重的!”




男助理是华裔,也只得对着推特上的迷妹拼图干瞪眼,“用我们国度的话来说,这根本是撞鬼。”




 




二.




Chris Evans正对着手机屏幕贼笑,在经纪人推门而入的那一瞬立刻坐正,抬起一只胳膊撑着额头,配合蹙着的眉毛和毛茸茸的胡子,




“你是刚开完劳工代表大会么?”经纪人暼过来。




“只是巧合——”Chris在经纪人发难前率先开口,对方了然的额首,“没错,本年度第二十二次,我认为你们双方的粉丝都已习惯了。”




大胸肌的男人以为逃过一劫,笑嘻嘻地站起来泡蛋白粉,忽视对方握在手中的新剧台本已卷成一根短棍。




遭到迎背痛击的那一刻他听到了经纪人的雷神般的怒吼,“Chris Evans!严禁你再去视奸Sebastian Stan的每日穿着!!!”




 




三.




Anthony Mackie的年龄称不上老成,但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,因此总可以妥善应对他正值七岁——好奇心堪比一条猎犬幼崽的儿子的所有问题。




今日儿子正同他分享学校中的“情敌”——另一个八岁男孩的求爱故事,但刚结束一段拍摄行程的Anthony只想好好打个瞌睡。




“你说这是不是你见过最愚蠢的求爱,爸爸?”小Mackie不准备放过自己的老爸,骑在父亲的身上扒开对方快合上的眼皮。




Anthony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“是的,宝贝儿。”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敷衍着回答,然后猛然想起了一些奇特的画面——




“不,宝贝儿,”Anthony抱起儿子,“如果要认真算来的话,我还见过比这蠢得多的求爱方式。”




 




四.




“如果你真的很苦恼,”Sebastian的助理踌躇着开口,一边观察他的脸色,“也许我们可以同Chris的经纪人通个电话?非官方的,简单且有效率的。”




“不——”Sebastian躲在沙发里发出长长的反对之声,罗马尼亚口音又暴露了。“这样会显得我很介意。”他正色道。




助理面无表情,“所以你其实不介意?可是本周你已四次对着你和Chris Evans那些类似款服装的比对照——偷笑或者叹气了,或者我们改约你的心理医生谈谈?”




“所有明星在遇到此类情况时都难免想比个高下。”Sebastian冷静应答。




“没错,呵——”他的助理耸了耸肩,“但他们不会偷偷躲在被窝里自言自语,‘看上去好配’。”




一个枕头迎面砸来,“你不能偷听我讲话!”




“呵!上次你还说那句是梦话——”




 




五.




“Chris,虽然我是你的经纪人,但我不是无良资本家,不会禁锢你的人生自由,你可以有自己的感情发展。”




Chris Evans正乐呵呵地对镜打领结,闻言后露出无辜脸,“什么?”




“我是说——”经纪人深吸一口气,“仅仅是领结的颜色不一样有个屁用!款式和材质完全相同啊!你居然还想做出本年度第二十三个同款造型——Sebastian的助理告诉我这在他们的国度叫做痴线啊!!!”




Chris Evans摆出委屈脸。他有一米八,胸肌比不少女士的罩杯更夸张,肩膀宽厚到如何倚靠都很有安全感,但是却真的很适合做委屈脸,眉毛耷拉下来的样子自带滂沱大雨BGM。




他养的土黄色杂犬也跑过来,和主人做出一模一样的表情。




经纪人再次深呼吸,“其实你可以约他去看球赛和电影,一同健身也不错——这些活动都可选择,非官方的,简单且有效率的。”




Chris摊手耸一耸肩,“那太老土了。”




“的确不算新鲜,但是比起你单方面打造情侣装,那至少正常的多。”




 




六.




新电影在上映前很久便开始造势,这次站台活动的宣传对象是青少年和儿童。Sebastian被派到穿毛绒戏服登场的任务,以求塑造同电影中那个冷酷英雄截然不同的观感。




戏服是一件粉色的小熊装,提前几日就被送到家中试尺寸。其它都尚好,就是头套卡着脸有点紧,屁股后的粉色尾巴又有点太长。




活动开始的前一天,他穿着整套站在客厅,被戏服包裹到滚圆的手臂垂在身侧,让助理替他修建尾巴,“要修成圆圆的,比较可爱。”




助理尽心尽力地用剪刀“咔咔咔”,“这次无须担心,我已同对方的经纪人打听,他这次要穿的是休闲卫衣,打造孩子王形象,无论如何都幢不了衫。”




Sebastian顶着沉重的头套艰难地抬头轻哼,“就算撞我也不怕——谁能可爱过这一套。”




“别动,剪刀戳到你屁股了。”




 




七.




活动登场前,Sebastian已因为服装的闷热憋红了整张脸,妆发师很满意,“原本还要涂点腮红做造型,现在都省了。”




他依照舞台指导的要求,扶着脸颊摇摇摆摆地从通道走出,舞台的另一侧通道正对他,也有什么东西正摇摇晃晃地走出来。




Sebastian回过头惊恐地看男助理,对方表情相同。对面那个东西,比他似乎更大一圈,但一样毛茸茸,一样顶着巨大头套,就连那个男演员的脸蛋也是一样红。




只有两点不同。其一,Sebastian是粉色的,对面那个玩意儿是灰扑扑的,而当他们最终相会在舞台中央,然后一齐转身对着台下鼓噪不已的孩子们时——嗯,对方身后的尾巴比他长出许多,还在摇摇摆摆。




Sebastian咬牙切齿,“Chris Evans!”




身边的男人侧过一点脸,在顶着戏服的前提下已是极限了,“Seb,好久不见。”语气还很快活。




“你应该穿休闲卫衣才对!——”Sebastian边扶着脸蛋做出预先说好的可爱POSE,边质问身边的工作拍档,忽略自己的逻辑漏洞——他根本不应该知道Chris Evans今天穿什么。




好在他的拍档也向来不按常理出牌,Chris没有解答Sebastian的疑问,只是出其不意地用自己的狼爪——没错,大胸肌先生扮演的是一头毛茸茸的狼,去揪了下Sebastian那团修剪的圆润蓬松的熊尾巴。




孩子们一阵哄笑,两人分别的贴身助理和金牌经纪人只想抱头痛哭。




“不是说好Chris穿的是卫衣么?”




“本年度的第二十四次撞衫,算他狠!”




 




八.




事情在Anthony Mackie穿着本该出现在Chris身上的卫衣登台时变得清晰了。




这次活动,Anthony被派到的任务是扮演一头狼,他对此挺乐意,儿子也应该很高兴在电视上看到老爸的这幅打扮。




狼的戏服同样提前几日送达,没有想象中的威武,但是Anthony依然心情不错,他将戏服挂起,哼着小调为这头狼梳理和吹蓬毛发。




然后他接到了Chris Evans的电话。通常来说,这哥们发的短信,Anthony从来不回。




“Seb要扮演一头很可爱的熊,粉色的——”电话那头的人叫的太夸张,波士顿口音露出来了。“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来配。”




Anthony默然,他不记得哪条工作守则有规定Chris Evans的着装必须要和Sebastian Stan的匹配,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制服还没统一,你们配个屁?




当然,同一直以来的一样,Anthony很识相地选择闭嘴。不但识相,还充分体现友谊精神,“我的戏服是一头狼,只要主办方同意,其实可以换给你。”




“什么?哦,这当然没什么可惜的,我还觉得这头狼太蠢,不过你穿会很帅的伙计,相信我。”




“是是是,今天的Chris和Sebastian也很配,嗯,什么?把狼尾巴弄的威风点?好的,我尽力。嗯,回见,哥们。”




Anthony挂了电话,将Chris Evans暂时拉近了黑名单。




 




九.




主办方对活动很看好。电影粉丝众多,又有一线明星站台,而且还愿意扮成一头熊和一匹狼——他们觉得这主意棒头了,到场的孩子们一定会尽兴。




效果确实也不错,孩子们不停地大笑,被台上的表演吸引到目不转睛,那些年轻的父母们也并没有冷静许多,手机“咔擦”声不停,虽然表演的内容和原来设想的稍有差异。




一头熊和一匹狼,无论如何应该干上一架吧,装模作样也好,谁也没有指望过两个好莱坞男星会真在场上互殴。




“但是他们一直在抱来抱去。”活动执行之一悄悄说。




“你看错了,是那匹狼一直在抱那头熊,那头熊有点不情不愿,但是似乎有时候又笑的很高兴。”另一个人纠正。




“总之他们肯卖力演出,我还以为成名的影星多少矜持,只愿挥挥爪子。”




台下的又一阵尖叫打断他们的对话,原来狼从背后抱起了熊,用嘴唇碰了碰在对方粉色的耳朵处。




“演出这种相亲相爱的效果也不错。”主办们笑容一致地猛拍手,心满意足。




 




十.




全场所有人都很尽兴,每个人都笑地如同在童话世界,只是除了三个人。




“我答应过Sebastian这次不会撞衫的。”




“Chris的公关费又涨了,我想换艺人带。”




“我要和我儿子说说这个二十四次撞衫的求爱梗——如果他将来敢用这种方法追求另一半,我会选择回新奥尔良老家。”




The End






一边刻心里一边嚎啊啊啊好可爱呀

色调真的超美啊啊啊,一出自习室就看到了,瞬间震撼